手机版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师园地> 美文欣赏 > 内容

美文欣赏

老樟树下的回忆

来源: 作者:陈蓉 发布时间:2018-09-06 08:27:48 浏览: [收藏] [打印]

 

作者:优德娱乐官网县新渥街道新渥小学陈蓉

 

桂花开了,将其摘下,放入瓶中封存,待花谢时,打开瓶子,瞬间花香四溢。青春年少时期间的美好时光,用记忆封存,等到垂垂耄耄时,将其打开,慢慢回放,足以慰藉平生。

村口那棵古老的樟树下,退休卢汝弟老教师缓缓地翻开笔记,上面密密麻麻地记满了宅口小学的那段过往的历史,这是他近段时间来不停的奔波,查找宗谱,走访村里的老人和其它老教师所整理出来的材料。记载着学校的发展史、优秀学子、历任校长等等。看着这厚厚的笔记,一笔一画透着用心,一字一句承载着历史。我感动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老教师缓缓地述说那段快被人遗忘的过往,我的思绪也随着老教师的描述,来到了1952年,那远去的村校——宅口小学,像一轴画卷缓缓地在我们面前打开。

学校坐北朝南,门前有一条四米见宽的小溪,溪水淙淙,由东向西,一路向前,永不停息。寓意学子们思维如溪水般长流不尽,不做那死脑筋,不死读书。过得溪来,便是一口古井,古井口子小,里面却很大,希望学子们少说话,多做肚子里的学问,也喻意学了们要像古井一样静下心来做学问。在这看是平凡的一溪一井中,竟蕴含着一动一静的学问,末进校门便先领悟了这求学的道理。

绕过古井,便来到了校门口,校门由两扇木门制成,由外向里开,跨过底下那高高的门槛,便来到了一个礼堂,礼堂有六间房大小,有六根大柱子将礼堂撑起。供老师和学生们集会的地方,靠校外的那一边用墙封死,墙还在,所有的学校遗址中,只有这堵墙尚留有原有的印记。礼堂的另一边通往内天井。

孩子们若来校时,时光尚早,便玩起了游戏:有的跳绳、有的踢天门、有的纸牌,记忆犹深的是一群小男孩玩蛤蟆倒立的游戏,用手撑着地,头在下,脚在上,一个接着一个,排成长长的一串,中间不知是谁体力不支,倒了下来,便起了塔罗牌效应,应接着倒下去一大片,地是用泥土夯成的,摔了一地,也不是很疼。“老师来了!”不知是谁喊了一声。孩子们来不急拍去身上的尘土,便一溜烟地都跑进教室里去了。顿时书声朗朗,响彻云霄。

整个学校都是砖木结构,呈四合院型,由祠堂进入内天井中,南北两边各有一排教学楼。靠北边的教学楼有上下两层,每层各有两个教室。透过纸糊着的窗户,看见孩子们穿着单薄,即使是冬天,没有棉衣,也没有棉鞋,用火笼取暖,寒冬三九,虽然冻得咯咯发抖,但寒气没有逼退孩子们学习的热情。老师们也不会因为寒冷而将教学的激情减半分。

曾经有一位陈好祥的老师在内天井里种下了一棵柳树,柳枝依依,伴随着和煦春风,阿娜摆动,不争不闹。陈好祥老师希望自己能象柳树春风化雨,教书育人,侮人不倦。后来在柳树旁边又栽下了一棵枣树,枣树一到秋季便硕果累累,老师寄予所有的学子们都能学有所成,长大成为国家之栋梁。学子们不负老师之寄托,学有所成的还真有不少,其中有北京报社的记者、有浙一医院的心血管专家、有军政干部等等。

提到优秀学子,卢汝弟老师的脸上挂满了笑容,他在这所不起眼的村校一呆就是一辈子。看到学子们学有所归,应该就是对他最大的慰藉了吧。

老人缓缓地将厚厚的笔记合上,岁月的痕迹已爬上了老人的手,两鬓已斑白,但他那一丝不苛的精神却没有随着岁月流逝而丝毫的消退。远去的村校在老教师的描述下,如开启了存封的桂花,花香四溢。村校已成历史,现代化的校园已然建成。但学子们的那种以水为师的求学态度和老教师的柳树的育人精神,定将代代相传。

 

录入:admin        审核:ad2min